位置:首页 > 最新资讯

《庆余年》肖恩把秘密全部告诉范闲,范闲得知自己亲生父亲

来源:庆余年电视剧  时间:2019-12-24 16:01  浏览:
庆余年》肖恩把秘密全部告诉范闲,范闲得知自己亲生父亲
 
落崖之后,范闲靠着崖壁上横生的树枝止住了下落之势,他带着肖恩躲进了悬崖上凹进去的一个山洞里,想要给他疗伤。肖恩却说,自己的心脉已被狼桃震断,已经没了活下去的希望,不用再费事了。他仰天大笑了几声,感叹命运奇妙,便表示要将自己用整个生命保守的秘密全都告诉范闲。范闲闻言,直觉不太对劲,因为在他的认知里,肖恩和他应属同一种人,现实、残忍、狠毒,不应该为了生死而动摇,更不会为了所谓的救命之恩而感动,他实在没理由将拼死保守的秘密告诉自己。
 
肖恩自嘲地一笑,询问他的父母是谁。范闲有些不耐地告诉他,自己的父亲是户部侍郎范建,母亲很早就死了,自己没见过她,至于叶轻眉的名字,那是个秘密,范闲自然不会告诉他。肖恩听了,冷哼一声,称他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,他的父亲,却是自己的儿子,也已经死了很久。范闲闻言,立时瞪大了眼睛,但他并没有反驳肖恩,而是听他说了下去。
 
接着,肖恩便向他讲述了一个二十年前的离奇故事。那时,肖恩的儿子看上了一个青楼女子,名叫玉芗,肖恩得知后,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妓女,便想要除掉她,可后来得知那女子怀了身孕,肖恩为了自己一族的这点血脉,便留下了这女子一命,将她藏在了外面,逼着儿子另择良偶。
后来,肖恩就被抓了,陈萍萍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那个青楼女子的消息,便以此来试探威胁肖恩,想从他口中得到那个秘密。肖恩知道,自己若是说了,祖孙俩都要死,若能保持沉默,那孩子才能安全,因此他始终守口如瓶。
 
范闲表示此事说不通,肖恩却说,就凭范闲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,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晋升这么迅速,而且在途中,陈萍萍故意撤走黑骑,为的就是让他们祖孙互相残杀。
 
对于肖恩怎么会无厘头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,范闲经过几番询问,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,他便顺水推舟,乖乖地听他讲起了肖恩心中,那个被所有人都觊觎的大秘密。
 
说起来,那是二十年前,肖恩那时还是齐国的缇骑首领,虽说已是风光无限,但人们都觉得,他是沾了兄长庄墨韩的光。肖恩不服气,所以便跟了母亲的姓,一心要靠自己闯出一番名堂。彼时,齐国先帝迷恋长生之术,举全国之力,找到了一丝线索,说是那个神秘莫测的神庙在北边遥远的极地,于是就派了一队千人的队伍,一路向北,寻找神庙的所在,肖恩就是这支队伍的领队,而身为皇室血脉,热衷天人之道的苦荷,则是队伍的监军。
 
他们一直向北,过了北牢关,渐至荒凉之地。越往北走,天气越寒冷,后来他们踏足了一片终年积雪的地域,白茫茫一片,队伍中不少人的眼睛都瞎了,掉队的越来越多,有死去的,有逃跑的,千人队成了百人队,辎重遗失,粮草断绝,马也被吃掉了。剩下的人被饥饿折磨得成了野兽,开始蚕食倒下的人。这时,他们已经无法回头了,只能这么走下去,后来,只剩下了肖恩和苦荷两个。
 
按理说,他们这么下去,只有一个结局,那就是自相残杀,可就在这时,他们遇到了极夜,整个天地都陷入黑夜之中,再无白昼。两人以为是自己触怒了上天,惹来了天怒,苦荷虔诚地向天地祷告,肖恩也跟着做,后来,他们在雪地下面找到了绿藻,生命这才得以维持。就这样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熬过了漫长的极夜,天终于亮了。他们两个都以为,这是上天的恩赐,给予了他们希望,然后,他们真的找到了传说当中的神庙。
 
那座神庙,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,突然便矗立在了他们眼前,两人攀上了数百级台阶,终于来到了神庙的棕色大门前,但是,那门却看得见,摸不着。肖恩每次伸出手去,那门就好像是瞬间移位了一样,总是和他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,就那一点点,就如隔了整个世界一般。而苦荷则和他的情况不同,他一伸手,神庙就消失了,然后它又瞬间从天而降,杵在了原地。
 
后来,那扇门从里面开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个仙女,她的名字叫做——叶轻眉。叶轻眉身穿一套与时下女子装束差不多的洁白衣裙,背后背着一个大箱子,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箱子,她十分欢快地与两人打招呼。苦荷认为这就是仙女,他立刻虔诚地跪拜,叶轻眉制止了他,并从手提箱里拿出一本秘笈,交给了苦荷,称自己已经将内容换成了现在的行文方式,让他们照着练就可以,只不过苦荷的体质更适合一点。
 
叶轻眉称,神庙里有危险,有东西不想让她离开,有人在里面帮她阻拦追兵,她让两人带她尽快离开雪山,苦荷很听话地转身便跟着她走了,肖恩不太甘心,又去试探着触摸那扇大门,结果神庙倏然间在他眼前消失了,他转过身后,发现它又出现在了身后,这下,他不敢再停留,也匆匆追着叶轻眉和苦荷离开了。
他们好不容易走出了雪原,一路上,叶轻眉向他们问了好多问题,快到北牢关时,叶轻眉便停了下来,称有东西跟着她的朋友,她要去帮忙,让他们先走,苦荷也要帮忙,叶轻眉却说,以他们现在的能力,若遭遇了那东西,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。苦荷将叶轻眉的话当做圣旨,因此便听话地离开了,肖恩想着那本秘笈,也跟着走了。临走前,叶轻眉拜托他们替自己保密,不要将神庙的地址说出来,也不要说出在神庙见过自己,关于神庙的一切都不要告诉任何人。肖恩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叶轻眉想了想告诉他,其实那座神庙的本体,本不是他眼睛所见的那样,而是会根据人心的理解和认知而改变,也就是说,人们心中以为神庙是什么样子,他眼睛所看到的,就是什么样子,这都是因为,神庙下压着一个很可怕的东西,一旦知道的人越多,它跑出来的可能就越大,它一旦逃出来,这个世界就完了,所以为了世上众生,他们必须要保密。
 
苦荷闻言立誓道,自己会用生命守护这段经历,尽自己所能,封锁神庙所在。叶轻眉闻言,便道谢离开了,肖恩和苦荷也回了齐国,靠着那本秘笈,苦荷两三年后,便晋级成了大宗师。自从北牢关一别,肖恩再没见过叶轻眉,而苦荷则警告他,若是说出了神庙的秘密,自己一定会杀了他。
 
范闲听了肖恩的讲述,断定母亲所说的那个朋友,一定就是五竹,但是追出来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,却还是个谜,那个会按照人的心意改变的神庙,也让他大感兴趣。他正在出神地想着这些事时,肖恩好奇地问他在想什么,范闲连忙表示,自己只是被震撼到了。
 
肖恩这一生,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,但现在之所以告诉范闲,是因为他认定了范闲是自己的血脉,想让他以此做安身立命的根本,甚至是掌控陈萍萍的根本。而这也正是苦荷要杀肖恩的原因,他担心肖恩被关了这么多年,如今逃出生天,会拿这个秘密,当做东山再起的筹码。
 
范闲听了这个故事,不胜唏嘘,他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母亲的事情,便不动声色地向肖恩打听。肖恩称,后来叶轻眉云游四海,身边多了个瞎眼的仆人,她去过东夷城,见过四顾剑,后来又去了南庆,与叶流云也有过交往。那十年左右的时间,她一直留在南庆,创下了商号,做出了许多很奇妙的东西,甚至富甲天下。
 
接着,范闲听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:叶轻眉后来嫁进了南庆皇室,也就是当年的王爷,今日的庆帝。两人虽未正式婚娶,但叶轻眉却怀上了他的孩子,这也是肖恩最后得到的消息,之后他便被抓了。
 
就在肖恩向范闲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,陈萍萍带着范建又去了太平别院,见了自从范闲走后,一直待在这里,没有回过后宫的庆帝。当着庆帝的面,陈萍萍告诉范建,自从抓住肖恩后不久,自己就按照庆帝的意思开始布局,告诉他已经将那个青楼女子为他儿子所生的孩子,藏在了南庆某地,并表示要将他抚养长大,培养成对北齐恨之入骨的战士,等他长大后,让他亲手毁了肖恩所有的希望。之后便今天一点,明天一点地慢慢给他透露一些假的细节消息,经过近二十年,终于让肖恩自以为得知了真相,认定了那个孩子就养在澹州,也就是名义上是范建私生子的范闲,这样,他一定会将心中的秘密透露给自己惟一的血脉。
 
范建闻言,丝毫没有放松心情,他焦虑万分地质问陈萍萍,假如肖恩没有那么聪明,没有按照他设定的思路,得出范闲是他孙子的结论,那么范闲将会万劫不复。其实庆帝此时,也正在每天忧心如焚,只是他不能在臣子们面前表现出来罢了,如今听到了范建这番话,心中更加烦忧,不耐烦地打断了他,起身离开了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