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《庆余年》上杉虎中沈重计谋,谭武被围寡不敌众牺牲

来源:庆余年电视剧  时间:2019-12-24 15:59  浏览:
庆余年》上杉虎中沈重计谋,谭武被围寡不敌众牺牲
 
上杉虎看出范闲是想借刀杀人,利用自己除掉沈重,他也不说破,暗中打算将计就计,等救出肖恩以后,杀了前去接应的范闲,然后快马赶往边境,收拢大军,起兵谋反。
 
言冰云得知了范闲的计划以后,却出言反对,他表示沈重不能死,因为他已经看过内库店铺中拿来的账目,与他们上交鉴查院的那一本,相差甚远,其中一笔很大的收入去向不明,而且,那笔钱是长公主李云睿通过齐国的锦衣卫送入庆国境内的。沈重并非贪财之人,他既然答应替长公主走私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:这笔钱肯定会引起庆国内乱,而这笔巨款,足以以最高规格养活一营的私兵,这其中的真相到底如何,只能从沈重口中获得,因此,沈重不能死。言冰云还提醒范闲,陈萍萍既然让何道人将内库的信息告诉他们,那这就是他们的任务,既入鉴查院,就该不计生死。
 
范闲听了言冰云这话,得知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在敌国京都,活捉人家的锦衣卫镇抚使,严刑逼供,从他嘴里问出绝密情报,当即气得拍案而起,冲着言冰云大嚷了一通,表示自己是人不是神,没那么大的本事,单是设这个局,已经心力交瘁,他所说的,根本不可能实现,而且自己还不想死,只想好好活着。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,范闲告诉言冰云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明日的诛杀沈重的计划必须进行,至于他,这几日最好不要出门。说完,范闲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,到了门外,范闲悄悄叮嘱王启年,好好守住言冰云,将他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自己。王启年闻言,心下诧异,但只是一愣神的功夫,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第二天,上杉虎率着自己身边的十几名贴身护卫,来到了范闲给他提供的地点,这是一个坐落在群山之间的小院落。上杉虎观察了四周的地形,便带着人上到了一处制高点,用飞爪铁索钉在了那院落中小木楼的顶上,借着铁索,躲过侍卫滑进了院中。当那些看守的锦衣卫发现这些蒙面人后,立刻四面围了过来,上杉虎带人在外面对敌,谭武则寻机闯进了小木楼中,一间间搜寻,终于找到了被铁链捆在木架上的肖恩,当即将他救了下来。
 
当谭武背上背着肖恩准备离开时,众人发现,院子前后左右都被御林军团团围住了,沈重也出现在了门前,万箭齐发之下,好几个人都被射死,他们这才知道,掉进了沈重的陷阱,谭武同时怀疑,是范闲和沈重联合出手。事已至此,上杉虎也无暇再追究这些,他提枪对着手下人大喊一声,便想要带着他们拼死一战。谭武他们大急,纷纷下跪恳请,让他独自冲出去,保存实力好为自己报仇。上杉虎本不想撇下他们独自逃走,但几个人再三恳求,他只得同意了。
 
谭武他们从正面冲杀出来,将御林军吸引了过来,掩护上杉虎,从防卫薄弱的地方突围离开了,但他们却因敌人众多,自身的武力有限,而无法逃脱。面对沈重笑面虎一般的指称,谭武表示,自己不会让他借机来陷害上杉虎,说完便示意身边的人,从屋外拿过几坛酒来,倒在了身上,并摔破了几坛在院中,随后将其点燃,并纷纷拔剑自戕了。
 
院中突起大火,沈重等人无法靠前,只能看着那座小楼顷刻间淹没在火海之中。等到大火被救灭之后,小楼早就化作了一堆废墟,谭武他们几个,也早就被烧焦,面容无法辨认了。沈重让人特意检查了谭武此前背着的那个人,虽然面容辨别不出,但看身形,确实是肖恩,且他双腿上的伤,以及缺齿的特征,全都吻合,沈重便下了结论:此人便是肖恩无疑。
稍后,沈重命人在不远处挖了一个大坑,将那些在这一战中死了的御林军全都拉到那里埋了进去,他敬谭武他们的勇武,也让人将他们入土为安了。
 
御林军将成堆的尸体拉到大坑前,便离开了,负责掩埋的老兵喝得醉醺醺的,数点人头的时候发现,这些尸体中,竟然多出了一人,他正在细细查看,忽然被一具尸体一剑刺穿胸口,倒地而亡了。这个暴起的“尸体”,正是扮作御林军的肖恩。原来,谭武早就布好了后手,他背着的,根本就不是肖恩,而是一个死人伪装的。
 
肖恩获得自由后,便踉踉跄跄走进了密林,范闲在暗处悄悄观察着他,见他前行的方向是京都,知道他是想投奔上杉虎,便潜藏在暗处,扬声提醒了肖恩一句,称入城的路已被御林军重重把守,特别是大将军府方向,明少暗哨无数,去路已被堵死。肖恩闻言,四下看了看,不见人影,他听出是范闲的声音,想了想便改变了方向。
 
走出不远,肖恩便遇到了何道人,一番拼杀后,身受重伤的肖恩,被何道人一剑刺中了腹部,血流不止,他挣扎着仓皇逃去。想要追上去的何道人被突然出现的范闲拦住了,范闲让他给沈重编个瞎话,放肖恩一条生路,何道人却说,肖恩此次难以逃出生天了,因为前方还有狼桃在等着他。范闲闻言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 
果然,肖恩走出没多远,就遇到了狼桃,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,当场动手,肖恩本就身受重伤,刚刚又受了何道人一剑,此时甚是虚弱,没出几招,就被狼桃一刀击中胸口,倒地不起。范闲在山坡上见到后,嘱咐何道人暗中帮自己阻一阻狼桃,他自己则蒙上面巾冲了下去。
范闲向着狼桃发动猛攻,将其逼得手忙脚乱,他则扶起肖恩,朝着一处悬崖奔去。狼桃反应过来后,立马追了上去,何道人见状,假装也向着范闲攻击,暗中阻拦了狼桃的攻势,将他挤到了后面。他当然不会真的向范闲下手,故意偏了剑锋,给了范闲机会,让他带着肖恩跃下了悬崖。
 
狼桃赶到后,向悬崖下望了一眼,冷冷地提出要到崖底搜寻,死要见尸,何道人自然不会反对。两人带着御林军在崖底搜了半天,却不见人影,狼桃依然不肯罢休。
 
此时,沈重带着人已经闯进了大将军府,他将谭武等人已被烧死,肖恩就算侥幸逃脱,也难敌两大九品高手的围堵,只怕此时早已命丧黄泉的消息告诉了上杉虎,称自己 早就想杀了肖恩,却担心对太后不好交代,此次有人劫囚,正中自己下怀。他故意激怒上杉虎,就等着他发难,对自己动手,但上杉虎偏偏从强忍住了心中的愤怒,丝毫没有表示,沈重一拳如同打在棉花上,只得悻悻离开。他出门之后,对身边的侍卫表示了惋惜,称今日上杉虎若是将自己杀死,一定能把他论罪,可惜他不上当。侍卫听了,想要劝他惜命,沈重却说,为国身死,死得其所。
 
南庆京都,影子收到了范闲入上京前最后一份密报,他暗中将其中的消息告诉了陈萍萍,陈萍萍让他对费介保密,影子表示,密报仅此一份,说完便塞进了自己的怀里。哪知他从陈萍萍那里一出来,就遇到了费介,费介早就怀疑陈萍萍有事瞒着自己,他二话不说,就冲着影子一扬手,下毒将他毒晕了,然后从他怀中搜出了密报,并好奇地解开了影子脸上的面具,发现竟是个熟人。
 
费介怒气冲冲找到了陈萍萍,质问他将黑骑调去了哪里。陈萍萍一见他手中的密报,便知道他已经看到了影子的真容,便提醒他,不要将影子的身份说出去。陈萍萍更知道,费介用毒天下第一,但若论察言观色,他还真不行,能这么快起了疑心,一定是有人在后面给他支招。费解见瞒不住,便将范建唤了出来,两人异口同声地质问陈萍萍,为什么要将黑骑调走,让范闲孤身面对数名九品高手。陈萍萍微笑称,自己这么做,就是为了钓出肖恩身上的秘密,费介怒斥了他一番,表示自己就这么一个得意弟子了,他不会允许陈萍萍拿他当棋子。
 
陈萍萍称自己可以说出内中缘由,但是这个秘密却不能让费介听。范建闻言,似乎想到了什么,便制止了费介再闹下去,他推起陈萍萍便向外走去,同时安慰费介,若是范闲真的出了什么事,自己陪她一起大闹京都。费介还是不放心,他按住陈萍萍肩膀,阴恻恻地威胁他称,范闲要是出了什么事,自己会让整个天下陪葬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