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霍去病第21集剧情:欢场不欢

来源:热血少年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8-27 16:51  浏览:
霍去病第21集剧情:欢场不欢
 
公孙敬声几步走到曹襄下首,与他共居一席。当他坐下来的时候,冷冷的看了樊中子一眼,将长剑横在了膝前。曹襄向杨仆问道:“咱们的人都齐了吧?”杨仆点了点头,回道:“加上大少这便齐了。”“好!”曹襄对候在门边的小厮叫道:“吩咐下去,开席吧!”这边小厮刚领命出去,院主已经带着姑娘们走了进来。曹襄冲着院主摆了摆手,道:“我来安排吧,你可以退下了!”“是。是。”院主应诺着退了下去。霍去病打量了一下进来的几个女子。前面的四个女子模样甚是艳丽,不过面上脂粉太重,反倒把本色掩住不少。后面的三个女子与前面四人不同,都是一袭素色长装,虽然也袒露胸背,但给人的感觉却雅致多了。这三个女子都是略施淡妆,但眉目如画,显见对自己的本色颇为自信。曹襄打了个响指,对最后面的一个淡蓝装束的女子道:“施施,你来侍侯我们的贵客!”
 
施施走到霍去病面前,微微躬身一礼,轻移款步到霍去病身旁盈盈坐下。霍去病顿觉一股幽香扑鼻,尽管脂粉这东西是个女儿家,多少就会涂抹一些,但他明显感到她身上香味比府上的丫头们多了些甜腻的感觉。“贤弟!”曹襄看到施施坐定,漫声道:“施施姑娘可是这别院中四大头牌之首,你可别让她受了委屈!”霍去病晒然一笑,但心底里却甚是尴尬。“好了!”公孙敬声懒散的声音响起,“杏儿,你还傻站着干吗?难不成今晚你还想陪别人?”那被他叫做杏儿的女子身着杏黄衫,听见公孙敬声的呼喝,移步来到他身边,伸手在他肩上轻击一记,口中娇叱道:“讨厌鬼!就你心急?让杏儿看看这几位大爷是否相熟都不行?”公孙敬声猛的一拉她的手臂,杏儿惊呼一声,向他的怀里栽去。公孙敬声屈臂将她托住,嬉笑道:“坐在这里看得更舒服!”接着扬头对诸人道:“敬声还要请各位见谅,想必是没人与敬声相争吧?”曹襄故意叹了口气,道:“那也得争得过你才成啊!哈哈!黛儿,你陪韩大人吧!”应了一声,穿着粉红衫的女子垂着头,向韩说的坐席走去。韩说见黛儿向自己这走来,忙伸出双手摆了一摆,连声道:“不成!不成!头牌都派光了,谁来陪曹侯啊?你还是到曹侯那边吧!我随便,什么样的都可以的!”
 
曹襄“啧”了一声,对韩说道:“韩兄就不要客气了!当年你我同沃沙场,大小二十余战,曹襄对你真的是钦佩之至!就当是曹襄略表敬意吧,不要推却了!”韩说还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曹侯的心意韩说心领了,但这个还是使不得!”黛儿听着二人争让,进退不得,只好站在席间等着他们定夺。曹襄对黛儿打了个手势,示意她到韩说席上去,这边对韩说道:“说实话吧!曹襄不用她们陪,是看不惯她们扭扭捏捏的,惺惺作态。这也不行,那也不好。你!过来。”曹襄指着剩下四女中的一个道:“我就喜欢这样的,直来直去。本侯爷花了钱,就是想要脱光膀子大干!哈哈......”正说着,蓦地看到霍去病正在拿眼看他,不由得干笑两声,道:“贤弟!曹襄出言粗俗,你别见怪!出来玩嘛,再摆什么礼仪那一套就没什么意思了!”“无妨!”尽管对曹襄判若两人的举止颇为诧异,霍去病还是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自来霍某也没指望在这个地方看到什么正人君子。俗话说的好,入乡随俗嘛!都一样的,襄侯尽管随意!”“好!难得贤弟第一次来就这么放得开,一会少不得要和你多喝几爵!”曹襄放声道,回头将剩下的三女分派给杨仆等人。
 
霍去病身处这种场合,只感到心内一阵阵的紧张,可偏偏身旁的施施不时的向自己的身体靠过来,搞得他颇有些手足无措。“霍爷刚才跟曹爷说一样,是不是心里也是喜欢那样的?”施施扶住他的肩头,柔声说。“什么那样?”霍去病心里纷乱,正在设法收束心神,对她说的话想都没想。“唔.....你坏!”施施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,又靠近了一些,小臂微抬,衣袖掩住樱口,轻道:“曹爷刚才不是说什么脱光膀子大干嘛!”“哈哈!”霍去病听了不仅没被他挑起心头的欲火,反而觉得十分好笑,当下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说的一样指的是心态。曹侯喜欢的东西,未必我就喜欢。”“噢!那霍爷喜欢的是什么呢?”此时屋中人都已经听见了他那两声大笑,不知什么事情,都向他这望来。霍去病见大家都望着自己,沉吟了一下,心想那就让大家都听听吧!“霍某衷情的是手中的宝剑,爱煞的是敌手的人头!”“呦!”施施微微扬起一点身子,对霍去病道:“敢情霍爷是个剑客!”刚才她们进来时并没有人介绍霍去病的身份,她们也只是从曹襄的身份上判断他的地位尊贵。“剑客?”霍去病淡淡一笑,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。不过寻常的剑客只是匹夫仗剑,杀人不过百,流血不逾丈;而我手中擎的却是王霸之剑,平天下,小万物,携百万之师,遇营拔营,遇城摧城,遇国灭国,杀人如麻,血流成河!”说话时,他突然感到情绪不受控制的澎湃起来,热血同时也在脉管中戮力的激荡着。
 
“啊?!您是骠骑将军霍......大司马?”施施惊讶的掩住唇角。“怎么猜出来的?”霍去病微笑着说。“那......那还用猜吗?”施施带着莫大的兴趣打量着霍去病。“当今天下能说出这样话的人,而且还姓霍,我想不会有第二个人了!即使您不说姓霍,我也能猜到是您了!”“是吗?哈哈!”霍去病放声大笑,心头畅快到了极点。在笑的同时,他将余光在屋中环视一圈。只见韩说垂首扶案,面上似乎略有惭色;曹襄眼中则是妒火一炽,便即收敛;杨仆身躯微微震动,目中透出向往神色;毋盐令居的眼中一亮,似乎看到了什么可喜的事物;公孙敬声的表现最为淡漠,但也被霍去病捕捉到刹那间的寒芒闪现;只有樊中子的表情最为正常,正是一脸痴痴的羡慕模样。霍去病心中暗自冷笑,看来这些人每人心中各有所图,恐怕今日欢宴并不只是为了欢娱那么简单。
 
“大司马果然不是常人,连在这种地方说出来的话都跟别人大不一样。”公孙敬声语气冷冷,根本听不出是恭维还是挖苦。此时酒食已经摆了上来,霍去病微一踌躇,也就没有答他。酒刚添满,曹襄便将酒爵执起,向众人道:“来吧!让咱们一起举爵,共祝大司马旗开得胜,马到功成!”霍去病笑着举爵道:“那就借曹侯吉言了。”众人一饮而尽。公孙敬声突然问道:“咦?紫青呢?曹兄每次都点她的呀,怎么四个头牌只来了三个?”“哼!”曹襄冷哼一声,恨声道:“能来三个就已经好大面子了。我想把这间和‘留兰阁’对换现在都办不到了,尽是些不开眼的王八蛋!”
 
“咳!”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轻咳,接着一把低沉的声音飘了进来。“曹侯这样说,买臣可要无地自容了!”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