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霍去病分集剧情 第2集(共92集)

来源:热血少年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12-26 14:28  浏览:
霍去病分集剧情 第2集(共92集)

内堂正中,武帝头戴金顶通天冠,身着玄色朝服,腰系大带革带,佩挂蔽膝,佩五百首(1)织就二丈九尺九寸黄赤绶,佩七星辟邪宝剑,白玉垂腰,蹬袜履,凛然跪坐,霸气如光,威慑斗室。霍去病深知,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被谥为“武”的皇帝,他一生中穷兵黩武,开疆僻壤,开拓出了一个他的任何一位前任都无法想象的巨大疆域,使得每一个听过他名字的生灵都对他心存敬畏。霍去病强抑着狂跳的心脏,在武帝伟岸的身躯前伏身拜倒,“臣大司马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,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 
从他步入内堂,武帝的目光就没有离开他健硕的躯体,看到霍去病怯生生的拜倒在地,武帝终于忍不住抚须“哈哈”大笑,心怀之畅快直透胸臆。“平身吧!快过来让朕好好看看!”一旁席上早已站起一人,身着灰地菱纹袍,佩一丈七尺紫缓,悬水苍玉。年纪未及不惑,面容慈和,眼角吊着几丝鱼尾,听到武帝呼唤平身,他已然伸出双手将霍去病从地上搀了起来。颤巍巍的叫了声“去病”,上下端详了一遍,几乎是扶持着,将霍去病带到武帝面前。霍去病迫于武帝威势,目光不敢斜视,但猜想敢于直呼自己的名字的人,整个大汉也不会有几个,此人能与武帝相携而来,一定是朝中屈指可数的人物。
 
“仲卿!”武帝点头说道:“看他的气色是不是比之上次要好了很多啊?虽然还少些血色,但行动间已经有了力量了。”“是啊!”那个仲卿答道。霍去病搜肠刮肚的琢磨半天,这个时代有哪个人物表字仲卿?蓦地一个显赫的威名浮现心头,为了掩饰自己惊诧的神情,霍去病将头更加的向下低垂。太难以接受了,较之远瞻巍峨的武帝,这个可以感受到血与肉的卫青卫仲卿更令人震撼。“太医就在偏厅相候,一会就可以为霍将军诊脉了。”卫青必恭必敬的答道。
 
点了点头,武帝回头对身旁跪侍的一人笑道:“还好有你力谏,要不那个太医可是白死了!”身后之人年纪似乎比卫青还要大,头上已经偶现苍色,只见他垂首道:“那是因为陛下心存慈念,才会有此功德,曼倩所做的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!”“呵呵!”武帝抚须长笑,手指在他的面前一阵轻点。“好你个东方曼倩!你的这张嘴呀,真是叫朕拿你没法子!”正在留神倾听他们说话的霍去病禁不住又是一凛。心道,又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出场了,这位笑傲武帝一朝的东方朔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。“下回,你再在朕的面前卖弄嘴皮子,朕就把你交给张卿家处理,看你老不老实?”
 
武帝身后另一个人接道:“还请陛下开恩,放过小臣吧!”这边卫青指引,示意霍去病坐到武帝右侧,汉代以左为尊,卫青自己坐了左侧。霍去病坐定之后,才好好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况。武帝正中端坐,身后四人跪侍,看装束印绶应该都是重臣,一名内侍太监垂手站立一旁,不用问,一定是武帝最宠爱的大太监杨得意。除了自己与卫青分居左右,其余人都避于堂外,孰轻孰重一眼便看个分明。
 
武帝不再理身后之人,转而向霍去病道:“去病,朕适才听闻你是经人招魂还神才得以复苏的,可有此事?”霍去病心知不是,却不能如实回他,只能拱手回道:“当时去病神志已陷于混沌,是否真是巫神之力确实不知!”武帝点了点头,淡然一笑,也不回头向东方朔道:“曼倩!宫中的方士好象也没谁有这般能耐。看来民间还真是藏龙卧虎啊!”霍去病听到武帝这般说法尚未起意,却见对面的卫青微微皱了皱眉头,显然武帝的说话让他心中起了琢磨。这边东方朔双手支地,垂首道:“陛下!这才说明天佑大汉及于骠骑将军,看来陛下的确神威动天,霸业王图指日可竟!”武帝忍不住微笑点头,回头看了眼东方朔,笑骂道:“你这是又来了。”霍去病瞄了眼卫青,见到他垂首之际明显的长出了一口气,身体也放松了一些。看到这大汉朝的扶鼎之臣仍对武帝时怀忧惧,霍去病心中初次起了伴君如伴虎的念头。
 
武帝这时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管是谁的功劳了,反正能保全朕的骠骑将军就是奇功一件。去病!你明日着他入宫,朕要重重的封赏!”“谢陛下隆恩!”霍去病跪倒代栾大谢恩。心中却道:这小子真不知道几世才修来这样的福分!“去病呀!你们舅甥二人可是我大汉的守阙之臣啊,谁也不许倒下了!朕还要看着你们勒兵秣马,为朕打下一个亘古未有的大大的疆域!”
 
霍去病与卫青起身跪在武帝脚前,卫青沉声道:“多谢陛下关爱!”霍去病也尾随着大声道:“臣愿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同时心道,希望以后没人说诸葛武侯是从我这学的。
 
武帝点了点头,站起来身手扶起霍去病,道:“你面色不善,还是早点歇息吧!一定要养好身体,只要有你在,朕也睡的安生。”霍去病连连称是。武帝又回手扶起卫青,左手轻拍他的肩头,缓缓道:“仲卿,你是朕的股肱之臣,朕就不多说什么了。好了,不打扰你们了。杨得意,摆驾!”
 
看着武帝乘上辇车,霍去病挥手擦了擦额前的冷汗。好嘛!说了没两句话,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。卫青看了看卫少儿,又看了看霍去病,面上现出踌躇之色,似乎在酝酿着该说些什么,终于只是低声说道:“少儿,走吧,我送你回府!”卫少儿无言的点了点头,转向霍去病低声道:“去病,既然你现在已经无碍了,那为娘也就回府了。娘这一去恐怕很难有机会再来了,你......你多保重吧!”说着掩面轻泣。“好了!”卫青拍了拍她的背脊,向霍去病道:“先养病,等大好了,还是到我那儿去喝酒!”
 
“好!”霍去病心说,你们还是快走吧,哪那么多话要说!
 
再次转回内堂,心情已然舒畅了不少,伸了个懒腰,就听后面“当”的一声,转过头去,地上除了一个火盆,还撒了不少元宝。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长袖掩嘴,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。霍去病周身打量了一下,没什么问题啊。看她的样子很象内院的婢女,不是都知道我活过来了吗,怎么她还这样?“怎么了?”霍去病轻声问道。
 
“爷!您这是......”少女放下长袖,仍然没改诧异的表情。少女露出的脸庞由于褪去了血色而略显苍白,显得眉心的一点朱砂痣愈加夺目,这是一张还算漂亮的面孔,特别是一对大眼睛灵光闪烁,撩人心动。霍去病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已经好了,不过对于以前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。你是......”
 
“奴婢是怀蕊啊!”少女喜极而泣,眼角涌出几滴泪水。“爷真是大好了!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向前奔了两步,又自觉失态停了下来。“只要爷的人没事,不记得的事情咱们可以想办法慢慢想。”看着他的动作语态,霍去病不禁疑惑起来,听她说话的口气好象和霍去病恐怕是蛮亲近的。我的天啊,谁能告诉我我原来都喜欢什么啊!
 
“这样,你带我到内进换身衣服,我想在府内走走。”
 
“好的!爷请跟我来。”怀蕊应了声,低头先行。霍去病心道幸亏遇到你了,内进怎么走我已经忘了。
 
怀蕊自衣橱内拿出几件衣服,轻轻抚平放在床上。霍去病一看怎么还有内衣啊?怀蕊轻声道:“爷身上的衣服都是昨天入棺时穿的,这就都换了吧,奴婢一会拿去烧了,去去晦气。”
 
点点头,霍去病道:“也好!我先换衣服,你出去吧!”
 
怀蕊如受雷击,后退了一步,面色重又变得苍白,轻轻答了声“是”,转身出去了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