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霍去病分集剧情 第1集(共92集)

来源:热血少年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12-26 14:20  浏览:
霍去病分集剧情 第1集(共92集)

申无为缓缓醒来,睁开眼,发现眼前一片漆黑。怎么了?这是什么地方?申无为下意识的收紧右手,因为他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右手一直抓紧了“玄华”,然而触手一片冰凉,自己手中的竟是一柄连鞘的宝剑。“玄华”哪里去了?自己又是在什么地方?
 
突然觉得口中难受,张开嘴,申无为竟吐出了一大颗夜明珠。霎时间黑暗褪去,重现光华。申无为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具棺木之内,慢慢的他终于想了起来,自己为了捉住“玄华”堕入棺柩的过程。这个“玄华”把自己诱进这里,它却不知到哪去了,真是气死人了!思索了一会,申无为微感诧异。看来自己是附到一个死人的身上了,可师尊并没说自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躯体呀!自己不只是元神出窍了吗?元神没理由会进入别人的身子啊?是不是那段经文师尊还没完全参透?那样就坏了,师尊对自己能发生的情况没有概念,怎么应对也不知道啊!万一到时候召不回自己,那可怎么办啊?
 
“大将军,惊扰莫怪!”外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,接着只听见“当当”的钉凿声,申无为心道不好,看来是要钉棺盖了,那岂不是要把自己活埋了!我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死了以后,还能不能回到自己那个大宋元丰二年去了。
 
伸出手,申无为推开棺盖,坐了起来。
 
“当!”斧凿坠地激起一声大响,紧接着是“啊啊”的连声惊呼,有几个人开始向门口退去。申无为手上使力,棺盖“砰”的一声摔在地上。眨了眨眼,申无为的目光落在棺木前方一个衣饰非常奇怪的人的身上,只见他披散着前襟,胸前挂着五颜六色的兽尾,颈下还有一串铜铃,脸上涂着好象血迹的东西。看到申无为自棺中坐起,他先是一愣,转而奔到右侧一个正自距坐的妇人面前。这是个将届四十的妇人,但见她姿容冷艳,一身缟素,眼角残留的泪渍表明她刚刚哭过。看到申无为自棺中坐起,她也是浑身一震,待到怪人跑到身前,她一把抓住怪人的双手,用颤抖的声音叫道:“巫神!”
 
巫神的表情虽然掩藏在浓妆之下,但他回握的双手却显示他颇为受用,“夫人!冥天见佑。小巫的祷祝终于直达洞府,冥君肯予还神了!”“真......真的是我儿回来了!”夫人激动之下,就差把巫神搂在怀中了。
 
“去病!你......你真的没死吗?”向着棺裹前行了两步,她的声音里带着少许抖颤。
 
去病?去病是谁?申无为一头雾水。看来自己投得这个躯体,是叫什么去病的,这个名字真是耳熟啊!
 
看到申无为在发呆,妇人又靠前了两步,用抖震的声音说:“去病,你不要吓为娘!说句话好不好?”
 
娘?莫名其妙!申无为翻身从棺柩中跃了出来。妇人起初吓得“啊”了一声,接着发现他的动作灵活不象僵尸,知道这一定是个大活人了。扑过来,紧紧将申无为揽在怀里,低声沮泣道:“去病,这些年娘都没能好好的照顾于你,如今你这一假死,娘才发现,你还是娘的心头肉啊!”
 
申无为心道,这男女有别,你怎么说靠就靠过来了,不是想占我便宜吧!轻轻将妇人推开,问道:“这个......夫人,您是......?”
 
妇人先是一呆,而后用双手轻轻撩起申无为的头发,柔声道:“没错,是我的去病。你怎么连为娘都不认识了?还是你心中依旧在痛恨阿娘,不肯认我?”说着又哭了起来。
 
申无为摆摆手,道:“你先别哭,是这样。嗯......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你来告诉我我是谁好吗?”
 
妇人满脸惊诧的望着他,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。“你是娘的儿子霍去病啊!是我们大汉朝的骠骑将军,也是朝廷的大司马呀!你曾领兵杀俘匈奴几十万人,这些都不记得了?”
 
“啊?!”申无为呆在当场。霍去病!这可是自己心目中神一样的人物,怎么会.......?这是何等的机缘啊!不可能吧!自己会从一个东海重玄派的小道童,变成名震天下的霍嫖姚,这个差距一时间太难接受了!“不错!”一旁的巫神也接口说道:“您正是封狼且胥山的霍去病!”说着躬身拱手,“直呼将军名讳,告罪!告罪!”
 
犹豫了一下,申无为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“啊!”巫神并不起身,回道:“小巫栾大,一芥无名方士,受夫人所托暂为这场法事的巫神。”看到夫人点了点头,申无为摇了摇头。完了!自己居然托身成为汉将军霍去病了,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,自己必须先考虑如何生存下来,才能继续师尊交付的使命。生活习惯自己全然不识,素日交往全都不明,看来只好继续假装失忆了。
 
“好了!”申无为摆了摆手,道:“我大概有些印象了,我的头好痛,想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会,没什么问题吧?”
 
“好的,好的,”妇人好象对儿子这样的态度不以为忤,可能霍去病生前就是这样的。“我这就去唤婢女过来!”
 
经过了半晌的工夫,看来妇人做了不少的解释工作,终于进来两个小婢引着申无为向卧室走去。
 
在内室,小婢替申无为出去外着的寿袍,简单整理了一下,服侍他躺下。由于不知道规矩,而且确实头还有些晕眩,申无为也没有抗拒,由得他们来弄。待婢女走后,申无为望着头顶垂下的五色流苏,心想,好好的睡一觉吧!也许醒来我又回到了师尊那座狭小的山洞,或者成为一个真正的霍嫖姚。
 
醒来是被母亲卫少儿叫醒的。
 
卫少儿面色慌乱,轻轻摇着霍去病的胳膊。霍去病还未睁眼已经皱起了眉头,不耐的问:“又怎么了?”
 
“刚才几位大人听说你复醒过来探望,都被我说你需要休息挡了回去。”霍去病睁眼看了看她,问:“那你还吵醒我干吗?”
 
“皇帝驾幸!”霍去病愣是没听懂,又问了句“什么意思?”
 
“皇上来了!”
 
“啊?!”霍去病“腾”的自床上弹起,“在哪?”
 
“在内堂了!别急,先穿件衣服。”
TAG: